常州没骨烙画艺术浅谈

[日期:2022-05-10] 来源:本站 [字体:大 中 小] 来源:本站
       

摘要:烙画,又称火笔画、火烫剌绣,是中华民族的一种民间传统艺术,源远流长。相传,东汉帝刘秀在位时已将烙画封为贡品,烙画负有盛名,可见已有近二千年的历史。


  关键字:烙画艺术 常州 创新 


  烙画意在“烙”,用火烧热烙铁在物体上刺、烫出烙痕,使木质焦化,所留之焦痕为“墨”,画面自然大方,部分着色,古雅中不失秀气;且线条入木三分,不脱不变,再上保护层后,可洗可擦,还有不破不变色的优点,艺术风格独特。烙画不仅有中国画的勾、勒、点、染、擦、白 描等手法,还可以烫出丰富的层次与色调,具有较强的立体感,酷似棕色素描和石版画,因此烙画既能保持传统绘画的民族风格,又可达到西洋画严谨的写实效果。使其有独特的艺术魅力,因而给人以古朴典雅、回味无穷的艺术享受。

  
  我国早期的烙画作品,多数是采用中国画和民间画相结合的表现手法,后经历代艺人的不断探索实践,在吸收西洋画表现手法上进行大胆尝试,收到了理想效果。制作烙画的姿势、工具、材料、技法和烙画内容等方面都有所发展。
  
  江苏常州烙画的发展历史,与常州梳篦制作的烙花、烫花工艺有关。常州梳篦制作的“雕、描、刻、烫、嵌”五种工艺,是制作观赏型工艺梳篦的必定路径。其中,在梳篦上烙制花纹图案的独特工艺,最见制作者的功力。据《常州府志》记载,常州梳篦制作技艺形成于东晋,迄今已有1600多年时间。烫花型的篦梁、梳背上的龙凤花卉,或是仕女人物,均是用铁笔烫烙出来,其线条清晰流畅,整体画面古朴、高雅,故而从事烙画作业的匠人还不少。由此可见,常州烙画与常州梳篦发展紧密相关、相辅相成。
  
  但是,烙画作为一种艺术创作工艺,以往在常州地区没有得到广泛的关注和深度的挖掘。加之历史上少有名人佳作流传下来,也没有其理论资料可作学习借鉴,实为遗憾。为更好地传承创新烙画艺术,常州市于2010年10月成立了常州中国烙画研究会,之后每年举办烙画师资和学员培训班,并对社会开放和展示,产生了较好的影响。
  
  本人张国良,男,1957年出生,常州专业烙画艺术家,现为常州中国烙画协会理事。本人自幼稚酷爱美术,擅长花草、山水、动物等。1979年6月,以美术特长考入常州梳篦厂,师从丁连法,开始学习烙画艺术。2002年创办常州长寿梳篦厂,2009年成立张国良烙画艺术工作室,专心从事烙画创作。
  
  40多年来,本人潜心研究烙画艺术,烙铁下的运作技艺日臻成热,取得了一些成绩。2013年,烙画作品《花卉》在第八届中国花博会展出;2014年创作的《双虎图》献礼南京青奥会。作品多次获奖,并在省、市主流媒体上报道。
  
  在多年的工作实践中,本人认为烙画艺术的生命力来源于不断创新,而技艺创新是其重要的途径。鉴于本人擅长画画,自然对各种画派有较多了解,尤其对常州画派的没骨画,钟爱有加。
  
  没骨画是一种介乎工写之间、收放自如的画种,在中国长达几千年的绘画历程中一直处于夹缝求生的状态。唐宋之前以双钩晕染为主要特色的工笔院体画一直兴盛不衰,及至元明清三代又以水墨为上的文人画为正宗主流,“没骨”一支在中国画历史洪流长河中只是瞬间的波光乍现,从未灿若明珠。
  
  经过元代的传承、明代的发展,到了清代,常州人恽寿平(恽南田)所作花卉几乎全以没骨画法为之。没骨画,顾名思义,就是把骨隐没其皮肉之内。也就是说没骨画法在画面中不勾勒物象轮廓,直接以墨和色描绘(点染)物象。因此,它不受轮廓线的约束,可以在工笔和意笔之间发挥其造型自然生动的特点与优势。恽南田注重学习传统,能扬传统之长,避传统之短。他宗法宋代徐崇嗣的没骨法,揉合了“徐黄”两派技法,重视写生,设色古淡,把工笔没骨花鸟画推向新的高度,在中国绘画史上独树一帜,被誉为“常州画派”。
  
  没骨画的表现形态决定了没骨画必须在着染技法上有更多的手段和特色。由于不用线勒形而又要体现凹凸立体感,因此,点染法便成为没骨画不可缺少的主要技法。常州画派的没骨画集着染技法之大成,为此,本人近年来尝试在烙画制作中使用没骨点染法,开辟一条常州没骨烙画艺术的新路。
  
  原先,完成一幅烙画作品需经过设计、构图、选料、拓稿、熨烙、修整、平磨、抛光、设色、装裱等步骤,要求创作者了解宣纸、绢、布、亚麻等材料的特征,根据构图需要掌握烙具的速度、控制烙具的温度、把握烙具的角度和压力,使用落、起、止、走、住、叠、圆、回、藏的运烙技巧进行创作。
  
  所谓的没骨烙画点染法,少了前期构图、拓稿的工序,即设计巧思妙用,烙笔写意自如,笔法自由活泼,画面简洁洗练,神韵毕现。同时,不同的形体用不同的笔法烙制,还要善于结合时代特色及创作风格、创作背景、创作目的等,领略作品中笔、墨、色交织下的超凡魅力,以期达到别有韵味的烙画艺术效果。
  
  一般花鸟烙画的线条易流于死板、呆滞,有些烙画把线勾得顿挫分明,十分外露,则又显得人为的做作气太足。在烙画中,运用没骨点染,便可显出了花瓣娇嫩的特色、叶片灵动而有质感,而且表现出微风吹拂时的摇曳动态。其画面洒脱不拘谨,生动不死板,自然不做作,有变化又不显露,远观统一协调,近看变化万千。
  
  比如,仿制南田牡丹没骨画的烙画法,便与之前的方法有所不同了。烙制牡丹花,可用烙笔点染花朵,保持均匀力度。叶片和草本的茎都要用高温点染,宜挺拔。木本茎则用中温点烙,呈现出苍劲感,并有皴擦体现其质感。另外,用白色晕染花瓣,边缘厚逐渐向根部变薄,不压墨线。叶片正面用淡墨晕染,注意前后层次。将花青和藤黄调成草绿色,以罩染叶子反面和草本的茎。此外,用淡赭石染木本茎,用曙红晕染花瓣根部及暗部。再用绿色罩染叶子,石绿色提染反叶叶尖。石青色点蕊,花心部分用淡黄色染,调整后染底色。
  
  月季花是常州的市花,其花形基本是三角套三角,由里往外层层包裹,外层为几瓣张开的花瓣,工艺变形多以此变化而成。烙制时,可先点烙外层的瓣,因往里层还有包着的花瓣,故在中间留空隙。点烙中层往里包的花瓣,多用较淡色侧锋点,或上挑或下扣,画出包裹的形状。中间部分,用较深色点烙三角状即为包得最紧的瓣。月季花的花蕊在花全开时才露出来。月季花叶多为五出叶。由于叶子的方向不同和透视遮挡就有了或三片或四片或五片不同方向的变化。月季花的老枝干和新枝干均有刺。老枝干用烙画笔,刺也用烙画笔点。嫩枝用草绿或草绿调一些赭石或胭脂画,刺用高温点。
  
  创新的常州没骨烙画,很大的难度在于创作者要兼有过硬的绘画功底和烙制技艺,即“胸有成竹,意在笔先,落笔成形”。这绘画功底包括对南田没骨画技法的深刻理解和掌控,这烙画功底包括能熟练掌握把握烙制时的火候、力度、速度。两者缺一不可,否则难以为之。当然,受此影响,目前常州没骨烙画法尚只能在小幅作品上应用。
  
  同时,烙笔的改革也是烙画创新的重要因素。近年来,本人自制多功能烙画工具,可以随意调节温度和安装多种烙笔,已在常州地区广泛应用。烙画笔温度与运笔速度对色调的影响很大。烙画笔在恒温下工作,运笔速度快,所烙出的色调就浅;速度漫,色调就深。温度越高,速度越慢,烙出的色调就越深。温度与速度是结合运用的,可视具体情况灵活运用。主要靠运笔速度,腕力的大小和增加层次的办法达到色调的深浅变化。因此还要根据画面的需要,烙出的花朵和叶片色调柔和。用高温快速烘烙近处石块的亮部,表现出的色调虽浅,但显得质地粗糙,体现了石块的质感。
  
  烙画艺术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民间画种,同时又是一个有着崭新面目的新画种。它的发展既要从传统文化中寻根溯源汲取营养,又要立足于当代,吸收现代思想的观念与精华。所以,烙画艺术的创新要融古换新、兼收并蓄、别出心裁、出奇制胜。常州没骨烙画法仅仅是中华艺术百花园中的一支小花,只有经过不断的历炼和提升,才能在传统的艺术形式中取得创新成果,从而获得强劲的生命力和更大的发展。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