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对留青竹刻的一点认识

[日期:2022-04-12] 来源:本站 [字体:大 中 小] 来源:本站
       【内容摘要】留青竹刻又称平雕、皮雕等,是中国传统的雕刻艺术,即是在竹面上用刀在创作。从事留青竹刻,对图画的修养极为重要,它直接影响作品的意境。画稿打定后,就要动刀了,留青竹刻第一刀就是开切,它难就难在只能一刀完成,不能通过第二刀进行修补。留青竹刻的基本功就是铲底,在这层竹筠上巧施全留、多留、少留与不留的手法,使之作品呈现出层次分明、明暗强烈对比的效果,在薄如纸片般的厚度上要展现出这么多层次来,没有高超的基本功是不能完成的。
  
  关键字:留青竹刻 雕刻 传承
  
  或许这真的是一种缘分,凌云冲天、孤傲拔群的竹,就这样走进了我的世界。能把一块看似平淡的天然材料,制作成一件精美的艺术品,想必第一反应能联系到一起的,一定是一位手艺了得的制竹艺人。眼前的这位老师迈入留青竹刻传统手工艺制作已将近四十年,他就是邵风丰。此刻的他正完美的驾驭着手中的竹刀,肆意表达着自己脑海中想要的效果。在一旁观摩的我非常能体会到这一份制竹的快乐。此刻的自己也正准备离开学校进入实习期。在学校学习的美术设计,绘画,之后又修炼了书法也是想在未来的时日里对工作能够有所辅助,眼前的老师和所展现的技艺正是自己想要体验与学习的。经过几番自我努力终于能成为邵老师的一名学生。
  
  留青竹刻又称平雕、皮雕等,是中国传统的雕刻艺术,即是在竹面上用刀在创作。这是用竹子表面一层青皮雕刻图案,是以竹子表面一层薄薄的竹青为雕刻图案对象,铲去图案以外的竹青,露出竹青下面的竹肌,让整个雕刻图形产生图底变化的竹刻艺术。它是常州市工艺美术研究的传统产品,在全国有非常好的影响。
  
  进入工艺美术研究所后,才知道原来的认识还不够,除了要学习雕刻外,对书法、国画等等都要重新开始学习,按照留青竹刻的要求进行新的认识,所以有云:先有佳作,乃有佳刻。
  
  从事留青竹刻,对图画的修养极为重要,它直接影响作品的意境。图画是用笔在纸上的一种创作,留青竹刻在竹面上是用刀在创作。自家画亲手刻,当可按竹刻理法,孰浅孰厚,或上或下,处之妥当,何处布一树,哪里置一花,山石点苔,湖光水色,多可随心所欲,自由调度,尽量发挥留青竹刻的技法刀工所扬出的意境,充分使用留多、留少和不留的技巧,突出留青经雕刻后的韵味。自家画,在画稿时就为留青竹刻铺排就绪,自家画还有个好处,可以对竹材上的瑕疵进行避让和妙用。留青竹刻的竹材,要求极高,这也不同于一般浅雕、深雕、浮雕、圆雕等竹刻。虽江、浙、皖三省竹林似海,但能适合留青竹刻的材料却不多。有时整块竹都好。却有绿豆大一小点黑疤,弃之不用,实在可惜,如能对这黑点巧避或妙用,使之成为画面中的梅树洞,或充当湖石上之苔点,均可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中国人能欣赏美,其中就有一项,包容缺陷美。缺点、缺点,不就缺那么一点嘛!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何苛求于竹?改了就好。
  
  请人画,这里有个相互配合,互相默契,雕刻者还是要有图画的艺术细胞,否则留青竹刻难能可贵。雕刻者一定要耗神费时将画稿弄懂才行,画与刻虽是前后道工序,画稿虽好,刻出来并不一定就好,这里有个沟通和理解的问题,时下都称“理解万岁”,难就难在理解,不会雕刻者要懂画理,画家也要懂些刻理,彼此理解才能将两者的长处合为一体,使书画之神,再生于竹面上。留青竹刻之画稿大都请名家高手亲自挥毫精作,要表现这些名家高手之作,非得熟悉当时之心境,画之意境,才能使名画成为留青之佳作。所以在得到别人画稿后,尚需自己细细收拾,动刀之前思考再三,使画稿通过留青竹刻上笔笔有交代,打稿之人不可能完全知晓竹刻之处,必须先将画稿在脑中理路清楚,来龙去脉心中有底,将画稿与自我感觉融为一体,方可使到雕刻。
  
  缩摹缩摹要长期练习,全靠自学,否则画虎不成反类犬,不仅达不到应有的意境,也影响艺术效果。缩摹也要充分领会画中精神,吃透画意,才能达到较高的品味。
  
  万事开头难,留青竹刻更加如是。画稿打定后,就要动刀了。留青之作,比其他竹刻有其特有的难处在第一道工序,行家高手称之为一开切。它难就难在只能一刀完成,不能进行第二刀来修修补补,一刀下去,太浅切不到位,即竹青(筠)与竹肉(肌)的结合处,浅则底上有筠,不能清洁,太深又过了头,切断了下面的竹肉(肌),纤维部分被破坏,在应该留的图案周五留下一个深深的刀印,这是无法补救的,因为不能迁就这一刀而不顾整体作品的底。开切是作品的成败之关键,开切时出现差错便告失败。
  
  留青竹刻的基本功就是铲底,在这层竹筠上巧施全留、多留、少留与不留的手法,使之作品呈现出层次分明、明暗强烈对比的效果,在薄如纸片般的厚度上要展现出这么多层次来,没有高超的基本功是不能完成的。使用宽窄不同的平口铲底刀将画面以外多余的青筠铲掉。邵老师告诉我,铲底的要点是:一刀下去,正好要铲到竹肌,既要做到不能铲到竹肉,又要将竹筠铲干净,要一刀紧挨着一刀铲,所铲出的竹面要平整,铲到图像边线是要用刀挑清,千万不能铲伤缺损,然后修刮平整,要平整如镜,丝毫不能看见凹凸不平和刀痕才能过关。
  
  白士风先生生长在民国时期的雕庄,自小他对竹刻就耳濡目染,但是他更喜欢留青竹刻,他曾在工艺美术研究所工作,他是现代着名竹刻艺术家。白士风先生是常州竹人中年岁最长,成就最早的一位,对当地后起之秀颇有影响,起着启迪、示范的作用,因而值得尊重。竹刻艺术第一位就是白士风,不论是成就和资历都应该居首位。他擅长各种刻法,以青法为最精,题材则真、草、篆、隶、山水、人物、花鸟、虫草无所不能。他的代表作有《试银针》、《雏鹰展翅》笔筒、《梅雀园》臂搁等,被国家收购作为国礼。七零年代又用传统的留青技法制作了毛主席诗词手迹,被誉为:“推陈出新和范例”,他的仿竹简式《孙子兵法》十三篇竹刻先后获江苏省工艺美术百花奖和紫金大奖,白氏部分精品曾在美、英、日、加拿大、香港等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展出,多数已被国内外博物馆和收藏家收藏。一九九四年出版的当代中国工艺美术《群星谱》中选登的全国七位竹刻艺术家,常州占四位,白士风先生就是其中之一留青竹刻之佼佼者。
  
  对于继承,发扬传统工艺美术留青竹刻已作出贡献的前辈们是我们晚辈的榜样,他们所付出的就是我们现在所学到的。我们必须做出努力,要将这门艺术发扬光大,要有时代感和使命感,作为留青竹刻的继承者我们应该感到骄傲。持续的激励自己不断去努力,将留青竹刻这一传统技术传承下去!
  
  作者简介:
  
  冯佳 助理工艺美术师。从事留青竹刻艺术10年有余,常州市工艺美术研究所青年骨干人才。
  
  卢嘉钰 助理工艺美术师。从事留青竹刻艺术10年有余,常州市工艺美术研究所青年骨干人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