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穿剔工具与木作结合技术及雕刻

[日期:2022-03-29] 来源:本站 [字体:大 中 小] 来源:本站
       摘要:传统家具的制作除了要用到各种各样的专业工具之外,还要用到多种结合材料,在历史发展中一代又一代匠人发明了多种多样的结合方法,比如榫卯结构,比如鱼胶,这些都是传统家具的灵魂所在。
  
  关键词:穿剔工具,榫卯,鱼胶,雕刻
  
  穿剔工具,是原始社会就广泛使用的工具之一,这类工具器型小,制作方便,使用得力。木作所用的其它工具,在历史上都有重大的变迁或长时间的探索,惟穿剔工具的发展相对稳定。
  
  1、凿的起源及其功用
  
  凿,《释名·释用器》曰:“有所穿也。”《说文》:“所以穿木也。”段注:“穿木之器日凿。”《广雅?释诂三》则释曰:“穿也。”可见,凿的功能是穿剔和穿物。
  
  凿及其它穿剔工具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旧石器时代的尖状器。新石器时代石凿、骨凿等使用较多。石凿的器形则与斧相似,一般单面刃,器形狭长。石器时代晚期钻孔技术的发明和使用,促进了凿、锥、钻等穿别工具的发展。这种工具器形小,使用频繁,而制作又相对容易得多,于是它得到了很广泛的应用。最晚在商代,木工所用之凿就已基本成型。
  
  凿的最直接的作用,是促进了榫卯的实现和进化。没有凿的功能和工序,榫和卯则无法构成。
  
  凿有大小之分,秦汉时代,小凿叫做“錾”;大凿叫做“锪”或“铲”。凿是刃具,与之配合使用的还有槌(锤)等。后世凿的操作,多与斧配合使用。操作时将木料置于工作凳上,操作者坐于木料上。
  
  2、钻和锥的起源及其功用
  
  《六书故》:“锥,穿器之锐者,似钻而小。”《事物绀珠?器用》训锥“刺入器。”人类最早使用的是石锥、骨锥和角锥,这类工具出现于旧石器时代晚期到新石器时代得到广泛应用,形制多种多样,有圆柱形、半管式、长条形、三棱形、矩条形等。新石器晚期,开始使用铜锥。殷周两代,它得到大量的使用,质地紧密,尖锋多较锐利,锥身截面多为圆形、方形、矩形或三角形,也有少数特殊形制者,有的还铸有较粗的铜柄,长度一般约5至13厘米。制作也不断趋向精致,后期铸铜柄者明显增多,出现环柄锥、有銎锥、铃柄锥、雕柄锥等。约战国以后,锥的柄已多有木制者。锥至今仍是手工业中普遍使用的工具之。
  
  新石器时代,磨制技术即可产生种类较多的锥、钻工具。在铜石并用时代晚期,手工业已经有了一定的发展。当时制造铜器的方法有热锻和熔铸,器物的种类也有刀、削、锥、凿等。这些小型工具已有相当明确的分工,它们用于木器、玉器、石器等的生产,不仅数量增加,工艺水平也大幅度提高。
  
  4、榫卯结合
  
  随着细木工结合工艺的进化,春秋战国前期有了榫结合、胶结合和金属缔固物结合,间或以捆绑线结合作为辅助手段,后期又有了钉结合与螺钉结合。发展进化中,形成了直榫、半直榫、鸠尾榫、半鸠尾榫、圆榫、端榫、嵌榫、嵌条、蝶榫、半蝶榔、宽槽接合和窄槽结合、切斜加半直榫接合、双缺接合共14类。
  
  汉代和唐宋,大小木作的榫桔合都被广泛使用且形式各异。至明代更为发达,榫卯结合达到新的境界。其明式家具的榫卯种类大致可分为:格角榫、综角榫、明榫闷榫、通榫、半榫、抢角榫、托角榫、长短榫、勾挂榫、燕尾榫、走马榫、盖头榫、独出榫、穿鼻榫、马口榫、独个榫、套榫、穿榫、穿楔、挂楔等。明式家具的用材,有硬木和柴木两类,表明刃器的加工能力有了提高。清代家具,则在结构上承袭了明代家具的卯榫结构,充分发挥了插销挂榫的特点,技艺精良,一丝不荷。
  
  制榫的工具,在新石器时代,只用斧、凿即可加工。锯(包括部分刀锯)发明后,由于它断截准确,所以逐渐替代了斧在制作榫卯方面的作用,和凿配合使用并沿用至今。近世加工榫卯主要也用凿和锯,偶尔用斧。
  
  5、钉结合
  
  我国木作中用钉的历史相对较晚。春秋战国以前,木作器物的结合手段主要是榫结合和胶结合。青铜时代,铜钉的使用也较少发现。进入铁器时代,钉才被广泛应用。
  
  至宋代以后,钉结合较为发达,不仅用于大小木作、雕木作,还用于竹作、瓦作、泥作和砖作等。当时的通用钉料,有葱台头钉、猴头钉、卷盖钉、拐盖钉、葱台长钉、两入钉、卷叶钉等。由此起,木作和生活用钉一直到近世都在普遍使用。《正字通》:“钉,钉物具。灰钉,盖棺所须也……以钉钉物也,凡制器,用金木竹为钉,锐其首,椎入使附着之。古借用丁字,音义同。”《说文通训定声》:“钉,假借为丁,今俗为铁钉字。”清代《工程作法则例》卷五十一《各项铁料做法》中,也规定了各种构件用钉的规格和数量。
  
  用于钉结合的工具,除斧、锤、凿外,常常有钻的使用。一般多是用钻打眼,以防钉入时劈裂木料。大木作中所用的钉结合,除金属钉外,还有木钉和竹钉的使用。如木销,实际上就是大厦大木钉。这类钉一般先要用凿或钻做出小而深的眼孔,再用斧或锤击入钉料。
  
  6、胶结合
  
  我国使用胶的历史较长,自原始社会晚期已有。古代的胶质多是动物胶,可能是地熬制动物皮肉筋骨等熟食品过程中发明或发现的。据考证,商代甚至更早,胶就开始使用于木作工具的粘合与结合。秦汉至后世,胶被更广泛地用于各种木作、竹作等的加工。
  
  宋代《营造法式》卷第二十八《诸作用胶料例》中,规定小木作和雕木作用胶“每方一尺,缝二两;卯一两五钱”。用于瓦作、泥作、彩画作、砖作时,不仅用胶量不同,且配料也不相同,其配料和用量都定量化。
  
  古代熬胶的工具称为鐪(lu)。《说文》:“鐪,煎胶器也。”段注:“胶作之以皮,故熬之而后成。”这种工具与胶的使用一样,一直沿用至今。历代的器形可能会有不同,但与木作的技术并无关碍。现今熬胶,在条件有限时也用一般的铁锅代替。
  
  7、雕刻技术
  
  中国古代的雕木技术,其源远在金、石雕刻之前。明末魏学伊《核舟记》、清初宋起风所作《核工记》都记载着雕工在极小的桃核上雕刻山水、人物、服饰、舟车和成套成件的历史故事,其微雕技术可谓巧夺天工。其所用的工具,应相应较小。
  
  明式家具的雕刻有平地浮影、平地深雕、阳刻、阴刻等。但雕刻形式主要是以线刻和浮雕为主。其风格特征概括起来是:线条挺秀,健而不硬、柔而不弱,洗练利落,刀法简练,层次分明,转折灵活,光滑润泽;虚实相称,疏密适度,造型完整,形象生动。木雕匠歌中有:“雕花要气韵,层次要分明。棱角要清楚,疏密要相称。”
  
  清式家具喜于装饰,颇为华丽,充分运用了雕、嵌、描、堆等工艺手段。雕与嵌是清式家具装饰的主要方法。木雕善用透雕、半透雕手法,有“远看大体,近看细小”之说,表现出大中有小、强弱虚实的对比态势。
  
  当然,古代雕刻的范畴远远超过了木作,几乎遍及生活中各种器用的制作。用于雕或刻刻镂的工具,有一定的硬度要求,多为刀类和凿类等钢制物。
  
  结语:中国传统家具经历了千年的发展形成了自己独有的技艺和文化,这些都值得我们继承和发扬。
  
  参考文献:
  
  [1] 李浈着。中国传统建筑木作工具[M].上海。同济大学出版社,2015
  
  [2] 王世襄着。明式家具研究[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7
  
  [3] 姚健着。明式家具的造物之道[M].北京: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18
  
  作者简介:
  
  俞文琰(1982-),女,江苏省常州市,常州苏艺工艺品有限公司职工,研究方向:家具和木雕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