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文人画遇上文人紫砂

[日期:2022-01-28] 来源:本站 [字体:大 中 小] 来源:本站
       摘要:文人紫砂的开始,促使紫砂壶从工艺真正升华成为艺术。紫砂陶刻的艺术特有性,体现在以造型艺术着称的紫砂壶为载体,集诗书画印多元文化艺术于方寸一体。而紫砂壶上的陶刻题铭,不仅是砂壶的艺术装饰和文化附加值,更是文人作者的情感和精神寄托。
  
  关键词:文人紫砂 紫砂陶刻  诗书画印
  
  曾几何时,诗书画印对于紫砂壶艺人来说,成为紫砂壶或者其他紫砂器皿提升艺术文化价值的附加值。
  
  宋代大诗人陆游教导他儿子如何学做诗时说:“尔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陆俨少先生也曾提出了“十分功夫,四分读书,三分写字,三分画画”的理论。这一理论,为提升艺术造诣指出了正确方向,正所谓“功夫在画外”!将这两句话引申到紫砂壶创作上,正是功夫在壶外。而壶外的功夫,很大一部分就是紫砂陶刻。
  
  而紫砂陶刻更不仅仅是为刻而刻,而所谓壶外功夫的诗书画印,更不是信手可以拈来是需要作者具备文化修养和艺术底蕴,有感而发的切壶切茶切情,才使得有了壶铭的紫砂壶锦上添花,可谓是集风雅于一体的艺术佳馔。
  
  一、传统民俗文化在紫砂陶刻中的应用
  
  紫砂壶茶文化的特殊性,使其传统的紫砂陶刻,还是区别于其他传统的陶刻艺术的。
  
  在文字内容上,虽然也经常采用民间表达吉祥寓意的精神追求和祝福之意的吉语和颂祈之词,比如“长乐安康”、“延年益寿”、“饮之甘泉,长乐无极”等等;刻绘图案内容则通常借鉴于历史悠久、文化深厚的雕刻题材,多来自于人们的信仰、民间传说、动植物的谐音和暗喻等,并与陶刻文字形成呼应而相得益彰。常见的紫砂陶刻刻绘内容如山水:山环水绕,前有流水,后有靠山;竹子:谦虚、有气节、刚直不阿;金鱼:与“金玉”谐音,寓意金玉满堂和年年有余;荷花:出污泥而不染 松竹梅:岁寒三友;梅兰竹菊四君子:寓文人高洁、坚贞;牡丹:富贵平安等等,亦都是寓意美好,象征祝福。
  
  就本质而言,传统文人艺术与民间艺术有着明显区别。文人艺术追求高雅、超逸的格调,民间艺术表现质朴、淳厚的趣味。从艺术题材、内容、形式来看,这种雅与俗之别显而易见。然而,明末以来,随着商品经济的繁荣和市民生活的活跃,雅俗文艺逐渐相互影响。绘画的商品化倾向打破传统文人书画与民间艺术 之间的界限,这些都使文人画家主动地向民间艺术借鉴与学习成为可能。同时,势力强大的文人画深刻地影响着整个艺坛,又迫使民间艺术在一定程度上向文人画靠拢,使二者间的融合与渗透成为必然趋势。
  
  二、文人直接参与设计壶体与陶刻
  
  自古阳羡产好茶,深厚的壶茶文化,古色古香的泥质与传统文化的天然契合,使得紫砂艺人经过长期的渲染熏陶,也具备了相当的文化底蕴。
  
  紫砂的发展因文人直接参与设计制作,风格遂为之一变,造型趋转典雅古朴,几何形体造型由于线条简洁 而跃为主流,书法、绘画、篆刻成为主要装饰手内容,书卷气、金石味更趋浓郁,充满着传统文人审美情趣。紫砂与文人书画的结合使其达到了实用性和艺术性的高度融合。
  
  北宋大文学家苏东坡当年在宜兴蜀山讲学期间,亲自设计了“提梁壶”,并在壶上刻下“松风竹炉,提壶相呼”的诗句,这是宜兴紫砂壶与书法艺术的最早结缘。自此,壶以铭贵,铭以壶传。
  
  开创壶体铭刻之风的紫砂名家陈鸣远,在他所创作的甜瓜壶(南瓜壶)壶身上镌有“仿得东陵式,盛来雪孔香”;他的四足壶壶身铭则是“且饮且读,不过满腹”;莲子壶壶身铭“资尔清德,烦暑咸涤,君子友之,以永朝夕。”;将壶的造型特点用诗文铭刻呼应呈现,可谓点睛之笔。
  
  一件好的紫砂作品,陶刻的诗文、书法的题刻和主体之间在内涵上是息息相关的。
  
  初期,紫砂壶作为茶文化的功能器皿,因此壶铭陶刻最为常见的还是对茶具、茶事进行描述的诗文。有茶具造型意义的描述:“棱可摸,孤可觚,得其精意遗其粗”(孤菱壶);“以古之铎,为今之壶,土既代金,茶当呼茶”(汉铎壶);“铫之制,搏之工,自我作,非周穜”(石铣提梁壶);亦有茶事的描述,如“涤烦解渴”、“虽有甘芳,不如苦茗”、“一杯清着,可沁诗脾”、“红泥碧树,乳凝香茶”、“雪贮双砂罂,诗琢无玉瑕”、“喜共索瓯吟且酌,羡君潇洒有余清”、“客至何妨煮茗候,诗清只为饮茶多”等等。
  
  清朝时期文人直接参与陶刻,将紫砂壶视为文房艺术,此时造型意义多变的紫砂壶成为抒情达意的载体尤为适当。数不胜数的名家诗词随着岁月流传自今,不仅丰富了精美的紫砂艺术品,也归纳出来一套独特的紫砂陶刻装饰艺术。
  
  三、文人画遇上文人紫砂
  
  撰刻到文人紫砂壶上的文人画,也不只是绘画,更是一种文人意识,是对人的内在精神的关注,在当时不仅在绘画方面,也影响到包括书法、篆刻、建筑、园林、盆景、音乐、戏剧等各个方面,应该是一种思潮。这个思潮让文人墨客热衷于借器寄情,通过多种艺术载体来抒发自己意识,表达自己的心态和心情。壶铭如:求壶不求官,干水不干禄。”反映了作者厌倦仕途的心情;“南山之石,作为井栏,用以汲古,助我文澜。”井栏既是经典壶型,又比喻成文思泉涌的一口井,可谓是借题发挥,一语双关;郑板桥题壶诗“嘴尖肚大耳偏高,才兔肌寒便自豪,量小不堪容大物,两三寸水起波涛”更是作者自嘲性格狂达自放、孤傲不羁、清高桀骜;清代西泠八大家之一的曼生铭壶铭“器堕于地,不可掇也,言出于口,不可反也,慎之哉”则是对当时朝廷集权的慎微心态的流露,其所亲刻铭壶,刀法遒劲,字形风流,铭文也颇有情趣,或是感时,或是寄情,或是警世,无不雅兴若斯,令人神驰。
  
  紫砂茗壶大多是方寸田地,而且形态不一。在紫砂壶上作画,既要注重壶画合一的整体性,又要讲究壶画映衬的情趣性,使壶画具有真正意义上的创意性和表现美。创作者以刀代笔,以坯为纸,在紫砂壶上挥“笔”自如,刀法宽窄浑成,深浅兼顾,快慢有致,极为讲究,横起侧出,手斜有度,提拉纵横,刀随人意。达到以一当十,以简化繁的表现力,成为宜兴紫砂壶所独有的装饰,以它的艺术语言让人领略到隽永的美感。
  
  纵观紫砂陶史,每一步都有文人和文人书画相伴,是中国传统文化养育了紫砂器,它像中国画中的文人画一样,紫砂是文人陶,文化陶,是一种文化精神的反映。
  
  在某种意义上说,宜兴紫砂如果没有文人墨客的参与,也就没有今天的辉煌。特别是紫砂壶的作者在署款、印章和雅士铭文以后,使之不同于凡俗。
  
  因此,只有了解了中国的传统文化,你才能心领神会地去享受传统文化带来精神上的愉悦,这就是雕刻文化内容的真谛。
  
  【1】陈珍华。浅谈书法在紫砂陶刻中的应用[M].佛山陶瓷2013
  
  作者简介:
  
  谈婷,女,生于宜兴。现任当代青年紫砂陶艺家,邵大亨第七代传人,从小就对中国传统文化产生了的兴趣。自幼受家乡风土人情灌溉及紫砂家学熏陶,让谈婷与紫砂艺术结缘。她师从国家工艺美术师刘一飞,学习紫砂陶刻,理论先于实践,博采众长、融于紫砂创作。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