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针绣在水墨花鸟题材中的应用

[日期:2022-01-28] 来源:本站 [字体:大 中 小] 来源:本站
       摘要:乱针绣自诞生之后便开始在苏绣中广泛应用,其针法灵活,形成了交叉乱针、大乱针、小乱针等多种类型,不仅可以有效的避免丝光,而且采用分层施色的方法可以对作品进行深入刻画,从而最大程度的复原原稿,丰富画面的肌理效果,突破了传统平绣针法存在的不足。以苏绣《春韵》为例,在绣制太湖石、梅枝、梅花、小鸟等形体时,因地制宜地选用了各种乱针绣针法,最终刻画出了精彩的苏绣作品。
  
  关键词:苏绣、乱针绣、水墨花鸟画、肌理
  
  乱针绣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由杨守玉开创的一种针法,又称“正则绣”,其运针看似绣线杂乱无章,实际上却是随势而变,使用长短交叉的各色绣线顺应形体结构在绣底上进行分层绣制,突破了传统平绣的运针方法,增强了画面的表现力,解放了绣娘的双手,从而创造出大量富有感染力的苏绣精品。在杨守玉之后,先后涌现了多位乱针绣高手,如任慧闲、周巽先等人,创作出一幅幅经典的苏绣作品。刘海粟先生曾经对乱针绣有极高的评价,“如正则绣系用乱针法,以针代笔,以色丝为丹青,使绘画与绣工融合一体,自成品格”。在当代苏绣中,乱针绣仍然是绣娘使用频率较高的重要针法,特别适合用于表现一些层次丰富、技法鲜明的水墨花鸟画作品。
  
  一、乱针绣的特征
  
  乱针绣的技艺特征明显,不仅写实能力极强,而且能够形成丰富的肌理效果,在诞生之后便不胫而走,被绣娘们广泛应用于苏绣之中,并衍生出多种不同的亚类。在应用时需要绣娘具有较强的基本功和审美水平,在运针方法、色彩组织、绣线排列等方面均有明显的特色。
  
  绣娘在运针时,要根据画面中形体的特征认真组织每一针的倾斜角度,必须成竹在胸,要确保绣线之间不能出现垂直的情况,绣线不能排列成网格状的形式,否则会影响画面整体的气韵。在组织色彩时,画面中的色彩要以和顺为目标,应用色彩学原理,使各个颜色之间过渡自然,形成雅致、柔和的色彩基调。因此,需要综合考虑色彩的明度、纯度、色相、冷暖、面积等各个要素之间的关系,确保画面形成“精、细、雅、洁”的视觉形式。在运针排列绣线时,绣娘需要注意绣线在长短、粗细、疏密等方面的特征,采用分层施色的方法,避免在画面中出现突兀的绣线,将每一条绣线的排列完全融入画面的形体结构之中,使画面中既能够产生赏心悦目的肌理,又能够形成整体的色彩效果。
  
  随着时代的发展,乱针绣衍生出多种不同的类型,如交叉乱针、大乱针、小乱针等。鉴于乱针绣的众多优点,绣娘们常常以乱针绣来绣制各类水墨花鸟画,苏绣《春韵》便是应用乱针绣制作出的艺术精品。
  
  二、苏绣《春韵》的绣制过程
  

  苏绣《春韵》以着名画家廖军教授所创作的中国画为绣稿,宽135厘米、高250厘米,共耗时近三年,于2019年11月完工,现已被国家博物馆收藏,证书号为2022第006-2号。

  

  图1  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证书


  
  图2 苏绣《春韵》
  
  《春韵》原作表现了中国南方苏州园林中的一角,其笔墨洗练,意境悠远,是一幅典型的中国水墨花鸟画。水墨花鸟画自宋代开始流行,通常以画面中描绘的形象及场景托物言志,以一些具有特定意蕴的物像抒发创作者的胸中意气,借以表现真情实感,最终营造出特定的精神内涵和物我合一的艺术境界。从表现技法上看,水墨花鸟画属于写意画的一种类型,创造者往往追求笔墨趣味,画面中的墨色层次丰富,浓淡干湿俱全,各个形体之间的气韵通常十分生动。倘若应用传统平绣针法进行绣制,则很难表现其中变化多端的墨色变化及迷人的气韵。因此,采用灵活的乱针绣来绣制《春韵》这幅作品。
  
  《春韵》的构图奇巧,格调高雅,在密处几乎密不透风,而疏处则十分空旷,可谓妙趣横生,尽得中国写意花鸟画之精髓。画面以写意水墨为主,局部设色,皴、擦、点、染等各种表现技法各得其所,粗细、浓淡、干湿相得益彰,形成了虚实相生的空间。画面以水墨太湖石与设色红梅花相配,两支小鸟让画面横添了几分生气,视觉形式美感极强。其中的太湖石顶天立地,形态奇绝,墨色丰富,一枝开满红梅的梅枝从左边伸入画面上方,增添了画面的生命力,梅枝用笔洗练、夸张,视觉张力极强;两只小鸟栖息在太湖石的左下方,神趣盎然,营造了静谧、安定、平和的意境。画面右边提有曹雪芹在《红楼梦》中所赋的《咏红梅花得“红”字》诗句,“桃未芳菲杏未红,冲寒先喜笑东风。魂飞庾岭春难辨,霞隔罗浮梦未通。绿萼添妆融宝炬,缟仙扶醉跨残虹。看来岂是寻常色,浓淡由他冰雪中。”诗句虽然描绘了寒冬绽放的梅花,却在画面中暗示春天即将来临,以诗进一步烘托了主题意境。
  
  在绣制《春韵》中的太湖石时,因地制宜地使用了各种乱针绣技法。首先,从远处的淡墨处开始入手,以各种明度不同的灰色绣线由浅至深进行铺色,绣线的粗细亦根据墨色变化进行调整。在组织绣线时,在浓墨处用线较粗,最粗处粗至三绒,而淡墨处最细的地方细至一丝。由于画面太湖石中存在大量墨色浓淡交替之处,常常需要应用乱针绣绣二至三层,有时为了表现墨色最浓处的墨色变化,最多以乱针绣铺三至五层绣线,以形成柔和的过渡关系,表现水墨晕染的神韵。在处理一些面积较大的浓墨色块时,以大交叉针法为主,这样就能形成不见明显丝理的色块,避免形成大面积的丝光,让观众能够多角度欣赏作品。对于笔触比较明显的地方,则以交叉角度略小的乱针表现其倾斜的丝理,其他一些细碎的笔触及枯笔之处则以针脚较小的小乱针表现,最后形成肌理丰富、层次鲜明的整体关系。
  
  在绣制梅枝时,按照其生长规律及墨色的虚实以粗细不一的绣线组织和顺的丝理以形成浓淡鲜明的关系,采用交叉角度不同的乱针绣技法避免产生明显的丝光。在绣制梅枝上的红梅时,选用极细的绣线,以交叉细乱针为主,顺着梅花花瓣和花蕊的生长结构组织绣线,形成了丰富多变的视觉形式。然后,使用细乱针顺着两只小鸟羽毛的生长结构组织绣线,通过多层铺色,表现出羽毛蓬松的质感和体积感。在绣制画面右边《咏红梅花得“红”字》诗句时,顺着笔触以平绣针法表现墨色的浓淡关系,浓墨之处用粗线,枯笔之处则用细线表现非白的细节,整体还原了原稿书法的神韵。
  
  总之,在绣制《春韵》时,既要表现丰富的墨韵变化,又要刻画出不同形体的质感,绣线整体遵循远细近粗的宗旨,以营造远虚近实的秩序关系为目的,最终在表现原稿神韵的基础上以乱针绣刻画出丰富的肌理,创造出乱针绣形成的独一无二的形式美感。
  
  小结
  
  综上所述,在应用乱针绣技法时,首先要了解原稿的艺术构思,分析各个图形的形态、色彩、质感等,充分发扬工匠精神,然后选择合适的绣线和乱针绣针法进行分层绣制。当选择不同粗细的绣线和不同的乱针绣针法时,也会获得不同的视觉效果。此外,由于绣线交叉角度的差别,即便是粗细一样的色线,也会形成不同的肌理和光泽。总之,在绣制《春韵》时,前景图形通常组织交叉角度大的粗绣线,背景图形及一些细节之处常用交叉角度小的细线,确保前景和背景之间形成柔和的过渡,最终营造出整体的秩序关系。可以说,乱针绣非常适用于绣制墨色丰富的水墨花鸟画作品。
  
  参考文献
  
  [1] 李娥英。苏绣技法[M].北京:轻工业出版社,1965.
  
  [2] 贾杏年。漫话苏绣[M].北京:轻工业出版社,1985.
  
  [3] 孙佩兰。苏绣针法与技巧[M].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1989.
  

  [4] 任慧闲、周巽先、张美芳。乱针绣技法[M].北京:轻工出版社,1982.


  作者:陈红英

回到顶部